当前位置:首页 > 凤咲夜暮雪苏北陌 等人间霜满天-三生三世枕上书1

凤咲夜-凤咲夜暮雪苏北陌 等人间霜满天-三生三世枕上书1

凤咲夜暮雪苏北陌 等人间霜满天-三生三世枕上书1

凤咲夜 全部文章 2019-04-15 5次查看

凤咲夜暮雪苏北陌 等人间霜满天-三生三世枕上书1

凤咲夜
寒冷的冬日,大雪纷飞,一片刺骨的冷意,可怡红院却是容城所有权贵男人的最爱的温柔乡。十八岁的慕雪站在台上,对着台下欢呼雀跃的男人露出谄媚的笑,浓艳的妆容遮住了她原来的稚气,多了几分妩媚。“今晚谁出的价高,就可以得到这姑娘的初夜……”身旁的老鸨看着台下跃跃欲试的男人们,眉开眼笑,从没想过还有这么美的姑娘自动送上门,让她无缘无故发了一笔。瞬间,台下的男人们开始竟相叫价,老鸨看着越飙越高的价格,激动不已!“砰……”一声枪响,原本人声鼎沸的大厅瞬间鸦雀无声。老鸨的笑容僵在脸上,脑门的鲜血汩汨而出,身体直直的往后倒去。紧接着,大厅里出现一队士兵,排在两边,一个披着军大衣,气宇轩昂的男人气势汹汹的走上了台。在场的所有人都到抽一口凉气,纷纷躲到一边,谁也不敢出声,身怕惹怒了容城少帅,成为下一个被枪毙的对象。唯独慕雪面对着那张俊美无涛的脸,毫无惧意,反而笑了!男人狠狠扣住她的手腕,幽冷的双眸燃起火焰,声音却冷如寒冰。“小妮子,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么?把自己送到这样的污浊之地!”对上苏北陌的眼,慕雪嘴角轻扯,露出一个嘲讽的笑。“我喜欢……我乐意,这是我给自己准备的十八岁成人礼……”慕雪话还没有说完,人已经被拖出了怡红院,直接被苏北陌扔进河沟里。冬日的水冷的刺骨,慕雪的脸被埋进水里,苏北陌的手在她脸上用力揉搓。慕雪再被拎起时,脸上的妆容被洗尽,露出原本稚嫩的素白小脸。“你的成人礼就是想成为妓女么?”苏北陌死死扣住慕雪的下巴,强迫她看向自己。“对……你管的着吗?”慕雪愤怒的盯着他,牙缝里溢出这么一句。“我为什么管不着?你别忘了我的身份!”苏北陌的声音达到暴呵的高度,手指的力度越来越大,捏得她下巴绯红一片。慕雪只觉得骨头都要被捏碎了!可她仍旧倔强的裂开嘴,冷冷地笑了起来,笑里带着伤。她说:“你要用什么身份来管我?兄长?养父?还是仇人?”
慕雪十岁那年的一个雨夜,苏北陌的军队突然闯进她家,杀了她全家。慕雪躲在床底,被人发现,眼看就要被杀,是苏北陌留下了她,并将她带回了少帅府。那年她十岁!苏北陌十八岁!后来她才得知,原来苏北陌跟她姐姐早有婚姻,可姐姐却背叛了他,与他的死对头通奸并出卖了他重要的军事情报。导致苏北陌在一场战役中损失惨重!差点丢了性命!想起家人的惨死,慕雪心里一阵绞痛,水眸染上一片猩红。“苏北陌……当年你就应该杀了我!而不是把我养在身边!”这八年来,苏北陌一直像个父亲一样照顾着她,给她最好的生活,人人羡慕的溺爱!她最初对他的恐惧和仇恨慢慢被温情所替代,她越来越依赖他。这种感觉让慕雪恐惧不安,她日夜受着良心的谴责和煎熬。于是她变着法折磨苏北陌和自己,只有这样她的心才会好过一些。“我把你养这么大,给你最好的生活条件,不是让你作践自己!你倒好,居然想去当妓女?原来你骨子里跟你姐一样下贱,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么?”苏北陌怒视着她,额头青筋涌现。他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,戳进了慕雪的心窝,她心脏顿疼,气愤之下的她不知哪来的力气,将苏北陌狠狠地推进河里,溅起一脸的水花。“对……我原本就下贱!你这个新郎官新婚前夜不去看看新娘子,跑来管我做什么?”一想到她依赖了八年,如同养父一般,容城每个少女都想嫁的男人就属于别的女人了!她的心就像炸裂般疼,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,所以她故意到怡红院作践自己,就是想知道苏北陌到底在不在乎她!她再也不想多看他一眼,踩着一脚的水花,愤恨的往岸边走去……“慕雪……”看着远走的慕雪,苏北陌快步冲上前,拦腰抱起她。“苏北陌……你放开我!”慕雪一双小手拼命捶打,双脚无意识的乱蹬。“跟我回家……”苏北陌将她紧紧箍在怀里,完全无视她的反应。他承认,当初留下慕雪更多的是为了报复慕晴的背叛,可这么多年过去,两人相依为命,关系早已变得复杂。回到苏府,慕雪直接被扔进了房间,临走前不忘嘱咐,“明天是我大喜的日子,你给我乖乖听话,别再搞出什么妖蛾子!”“苏北陌……有本事你就杀了我,否则有我在一天,你都不会安生!”慕雪目眦欲裂,声撕厉竭,如同一只发狂的猛兽。“疯女人……”苏北陌丢下这么一句,转身就走,身后传来的是花瓶破碎的声音,不用想都知道,是慕雪在砸东西撒气。这么多年来,慕雪一直都是以这样极端的态度对他,他早已习惯。————奕日清晨苏府大院,古呐声一片,府里张灯结彩,一片喜气。礼堂上,苏北陌正要与新娘交拜天地,副官迟轩气喘喘吁吁的闯进礼堂,凑到苏北陌耳边耳语几句。苏北陌脸上的笑容顷刻消失不见,清亮的眸子瞬间燃起一团焰火,视线定格在红盖头下的新娘上。
苏北陌随手一扯,红盖头被掀起,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。“果然是你……”新娘居然是——慕雪!当迟轩告诉他,到处都找不到慕雪的时候,苏北陌就开始怀疑眼前的新娘了!此言一出,在场所有宾客都愣住了!慕雪抬眸,唇畔弯弯,眼神里全是戏谑,她就是喜欢看到苏北陌震惊生气的表情。果然——“慕雪,你又胡闹!”苏北陌平静无波的眸子瞬间袭上一层风暴。“你的新娘没有了!我来给你顶一下。”慕雪语气淡淡,嘴角却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。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对幽月做了什么?”苏北陌磁性而低沉的声音透着浓郁的寒气,他是真的怒了!慕雪低眉敛目,笑意盈盈,“我对她做了什么?待会你就知道了!”此时,一个士兵匆匆忙忙的从门口进来,一脸的慌张。“报告少帅,城外的河边发现一具女尸,很有可能是未过门的少帅夫人!”苏北陌深邃的眼眸微眯,扣住慕雪的手腕,拽着她就出了门,直奔城外河边。河滩上,已经驻足了不少人,苏北陌赶到后,驱散了人群,在看到女尸的那一刻,眼中闪着晦暗不明的光。慕雪被扔到一旁,只能远远地看着苏北陌在查看尸体,过了好一会!她看到苏北陌气势汹汹的朝她走了过来。慕雪的心咯噔一下,身子不由靠在身后的柳树旁,双手紧紧的扣住树皮,这样的苏北陌让她感到害怕。她好似看到了八年前的那个雨夜,姐姐被杀时,苏北陌也是这样一脸肃杀的表情。果然——大步而来到苏北陌扬手就打了她一耳光,慕雪的脸被打到一侧,白皙的脸颊瞬间染上五个通红的指印,火辣辣的疼却不及心疼。泪猝不及防的掉落,这是八年来,苏北陌第一次打她。“是你做的,对吗?”苏北陌阴冷的话里透着心痛。慕雪强忍泪水,缓缓地抬眸,“是我做的又怎样?你居然认定了!还问这么多做什么?”苏北陌猛的掐住了她的脖子,声音达到暴呵的高度,“你才十八岁,心肠竟歹毒到如此地步!”“是……你杀了我的亲人,我也不会让你风光到娶到你心爱的女人。你现在才知道我心肠歹毒么?会不会迟了一点!”慕雪呼吸困难,不怒反笑,眼角泪珠滚落。她看到苏北陌眸中少有的厌恶,从前对她的宠溺一点点消失不见。她凄然一笑,苏北陌不会知道她绑架新娘是另有苦衷,只会认为她无理取闹!苏北陌额头青筋涌现,手里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,眼看慕雪就要窒息而亡。苏北陌突然松了手,将她狠狠地甩开!慕雪跌倒在地,双臂被河滩上的石子磨出了几道血红的口子,她却仿若未觉。“北陌哥哥……”一个清亮的嗓音响起,慕雪抬头,却看见一个女人扑进了苏北陌的怀里。慕雪脸色惨白一片,怔怔地看着女人身上的大红裙挂,鲜红的似乎可以滴出血来,她觉得无比的刺目。看着苏北陌紧紧抱着女人的双臂,慕雪的心仿佛被无数根蔓疼缠住,箍的她差点窒息。此时,苏北陌怀里的女人正森冷的盯着她,嘴角扬起一丝怨毒的笑。慕雪的心微微一颤,她没死,那河滩上的女尸又会是谁?
“北陌哥哥,我们在来的路上碰到了劫匪,劫匪说,是一个姓慕的女人买凶要杀我。我和小惜一路逃跑,没想到小惜突然坠河死了!还好你来得及时。”林幽月声音哽咽,哭得梨花带雨。“别怕……有我在……”苏北陌睨了眼慕雪,轻声细语的安抚。慕雪看到这,默默地爬了起来,她是找过人绑架她。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厉害,居然杀了自己的丫鬟,演了出苦肉计来诬陷她。慕雪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,冲上去拽开林幽月,“苏北陌,你不可以娶她,我不准……”她不想看到苏北陌对任何一个女人好,她受不了!苏北陌冷眼睨着她,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愤怒,“你不准?你有什么资格不准?”“我……”慕雪顿时哑口无言,苏北陌的话像钢针一般,扎在慕雪心头。寒风冷冽,吹的她眼睛酸涩一片,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北陌抱起林幽月,回到苏府,看他们完婚,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!月光清冷,雪花纷飞!新房烛光闪烁,映出一对新人甜蜜相拥的身影。慕雪站在院子里,静静地注视着屋子里的一切,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,她踩着厚厚的积雪冲进了新房。破门而入的那一刻,林幽月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鸟,缩进了苏北陌怀里。“慕雪……夜深了!还不回房休息!”苏北陌蹙眉,明显有些不悦!慕雪挑眉,直接拿开苏北陌护着林幽月的手臂,将他从床上拉了起来。“这天寒地冻的,你要我独守空房,而你们却温香软玉,这不公平!”“北陌哥哥……她说这话什么意思?”林幽月急了!也跟着起来,拉住了苏北陌的另一只手,不让慕雪得逞。“这丫头越来越叛逆了!说话都不经脑子,你别把她的话放心上就行了!”苏北陌眸中泛寒,脸色如山雨欲来般阴沉。这丫头连新婚夜都要搅他的局!“总之我不管,你不可以跟她洞房……苏北陌,这是你欠我的!”慕雪朝她大吼,冲到林幽月面前,狠狠地刮了她一耳光,咬牙切齿的警告道:“林幽月,有我在一天,你休想进我们家门,你没有资格做苏北陌的妻子!”她就是要阻止苏北陌跟林幽月在一起,不管苏北陌认为她无理取闹也好,使小性子也罢……林幽月捂着脸颊,不发一语,只是低头垂泪,这楚楚可怜的模样与慕雪气势汹汹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,更加触动了苏北陌的心。“谁给你的权利打她?慕雪……别以为这么多年我疼你,你就可以肆意妄为,我告诉你!你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!”苏北陌眸子燃起一团火焰,声音冰冷直刺骨慕雪的骨髓,冻住了她的心脏。她只觉胸腹之间涌起一抹痛处,堵着她的心口不能呼吸。八年了!苏北陌宠着她,忍受她的刁蛮任性、娇纵跋扈、无理取闹……到头来,她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?她嘴角勾起一丝绝望的笑,冷冷的说,“那你们都去死吧!”蓦地,风忽然大了起来,吹灭了房里摇曳的烛光,屋子里瞬间漆黑一片。“砰……”一声刺耳的枪响划破了寂静的夜空……
黑暗中,慕雪本能的想朝苏北陌身上扑去,忽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,拿她挡了枪。子弹深深的没入慕雪的肩头,透过月光,慕雪回头望着冷峻的苏北陌,凄然地笑了!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。她以前任性妄为,他总是默默地在她身后出现,替她收拾残局,照顾她生活,护她于危难!她以为经历了这么多,这个男人早已将她示为亲人。可此时此刻,她才真正明白,原来他说的话是真的,她在他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!在他生命受到威胁时,他会毫不犹豫的拿她来挡枪!副官带着士兵很快赶到,刺客一击不中,很快逃没了踪影。屋里的灯火再度亮了起来,慕雪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,身子软软地往下滑,被苏北陌一把揽住了她柔弱无骨的腰肢。“快叫大夫……”苏北陌眸中猩红一片,抱着慕雪回到属于她的闺房。经过大夫的医治,子弹很快被取了出来,并包扎好了伤口。那双时常包含不自知爱恋的水眸,此刻却空洞一片,眼眸中所有的希冀此刻皆化为泡影。她注视着他,一字一顿的说,“其实……就算你没有这样的举动,我也是愿意这么做的!”苏北陌一愣,心中猛然一痛,枪响的那一刻,他本能想护住她。可林幽月却先他一步,吓得紧紧抱住了他,颤抖的身体缩成一团,寻求他的保护。危险就在那一瞬间,他来不及细想,慕雪已经挡在他身前……不多时,副官带着几个士兵匆匆进了房间,一脸警惕肃然的模样。“少帅……府里已经被封锁,刺客绝对逃不出去,但我们搜遍了整个少帅府,就是没有找到刺客的踪影。如今只剩一处地方还没有搜捕,我怀疑……”副官说话间,视线已经在屋子里搜了一遍,最后目光锁定在一处雕花衣橱上。苏北陌眸色阴沉,取出別在腰间的枪,与副官对视一眼后,枪口齐齐对准了衣橱。士兵打开了衣橱,柜子里果然躲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,枪口下的男人不得爬出衣橱投降。“说……谁是你的同伙?”苏北陌抬起手,枪口已经对准了男人的脑门。刺客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入府中,行刺后又在最短的时间里撤离,很明显已经对府中的地形很熟悉。他被刺杀已经是常事,这次却在自己府中,当务之急是抓到那个与刺客勾结的内奸。面对苏北陌的逼问,男人毫无惧意,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慕雪,嘴角扯出一个怨毒的笑,“小雪……我没用,没能帮你杀了这对狗男女,下辈子,我们再在一起吧!”苏北陌震惊的回头看向她,漆黑的眸子涌起一片寒意,眼里盛满了质疑。慕雪错愕的看着他,从他的眼眸里读出了震惊和不信任,以及厌恶……不,不是这样的……
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根本就不认识,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她,她想解释,可苏北陌却回过头不再看她。“好好看着小姐……”苏北陌下完命令,就押着男人出了房门,慕雪呆呆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眼中酸涩一片……————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在慕雪脸上,慕雪蹙眉,觉得刺目的同时,却睁不开眼,滚烫的脸颊早已涨红一片,她发烧了……她觉得头很重,意识迷糊间,她看见两个麽子破门而入,掀了她的被子,架着她的胳膊往外拖。噗通……慕雪被扔进了水里,刺骨的寒意袭遍全身,意识瞬间清醒,她强行睁开双眼,才发现自己被扔进了后院池塘。冰冷的水没过胸前,像无数跟钢针扎在身上,疼痛难忍。林幽月站在她面前,正居高临下,得意的看着她。“林幽月,你敢这么对我,苏北陌知道一定不会饶过你!”慕雪双眸泛红,在水中挣扎,剧烈的动作,导致伤口崩裂,鲜血飘散在水中。林幽月蹙眉,一副怜香惜玉的表情,大声道:“慕雪,昨晚上的刺客已经交代的很清楚,你跟他有染,并密谋刺杀北陌。这么多年北陌是怎么对你的,没想到你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!对你……北陌已经心寒,他说了没必要再留你!”“你胡说,我和苏北陌之间的事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来评判……”“外人?现在我才是苏北陌的妻子,苏府的女主人!你看看在苏北陌心里,你是外人?还是我是外人?”林幽月挑眉,说出的话像淬了毒般,她走进池塘边,缓缓地蹲下身,面对着水中只露出头的慕雪,笑意盈盈。她伸出纤细的手指,扣住慕雪的下巴,力度大的近乎将她的骨头捏碎,她说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喜欢北陌。可是你别忘了!是他一手将你养大,他是你的养父。这样有违伦理纲常的事你也做的出来,果然天生就是贱蹄子!”“林幽月,你别以为你装成一副单纯可欺的样子,就没有人知道你的底细,你的秘密我知道!只要有我在一天,这个少帅夫人的位置你就坐不安稳!”慕雪脸上血色尽褪,干裂的嘴唇溢出了淡淡的血丝,她记得那天在怡红院的客房里,无意间偷听到关于未来少帅夫人林幽月的秘密。所以她才会出高价买通人在半路上劫走林幽月,目的是阻止她嫁进少帅府,可她没有想到林幽月技高一筹,居然倒打一趴,不惜杀了自己的陪嫁丫头,来陷害她。“那你就带着我的秘密去见阎王吧!”林幽月眸中寒光一闪,声音冰凉如魔鬼。她突然按住了慕雪的头,用力的将她往河里按,慕雪被水呛到,呼吸一窒!下意识拼命挣扎,可终归不是林幽月的对手,挣扎了几下后,渐渐地往水里沉去……
啊……一声尖叫,接着是水盆坠地的哐当声……林幽月倏地收回手,惊愕的回头,看到丫鬟捂着嘴,一脸惊慌地看向这边。她假装若无其事的站起身,不曾想,慕雪蓦地从水下探出头,伸手拽住了她的脚,挣扎着想往上爬。林幽月惊慌急了,抬起脚狠狠地踩她已经红肿的手,慕雪痛的闷哼一声,使劲浑身的力气,用力一掰。啊……林幽月身体一个趔趄,摇摇晃晃跌入手中,水花四溅。冬日的水冷的麻酥了骨头,慕雪咬牙,攀着池沿勉强爬出了水面,虚软地身子趴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林幽月在水里倒腾了两下,已经游到池旁,正打算往上爬的时候,听到丫鬟大叫,“不好了!夫人落水了!”院子里一下骚动起来,刚进府的苏北陌听到丫环的叫嚷声,一下蹿到了后院。原本要上岸的林幽月看到苏北陌往这边急奔的身影,嘴角扯出一个神秘的笑,折回!身子重新没入水中,一阵噗通,眼看就要沉入湖底!慕雪看在眼里,不明所以的同时,眼角余光瞥见一个身影,那个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。噗通……水花溅起,打在慕雪脸上,冰冷了她的心,她看见苏北陌像箭一样跳进了湖里。将水中挣扎的林幽月捞起,抱上了岸,那一刻,慕雪的心微微一颤,如果是她!苏北陌会这样焦急,奋不顾身的救她么?现在……他还会么?院子里的家丁丫环全都围了上来,个个耷拉着脑袋准备挨罚。林幽月依在苏北陌的怀里瑟瑟发抖,伸手指着慕雪,声音哽咽,“北陌……慕雪她说我霸占了苏府,推我下水想淹死我!”慕雪的脑袋嗡的一声,要炸裂了般,她没听错?这个女人居然又诬陷她,明明是她将自己扔下水,想淹死自己好么?太可恨了!“贱人……你胡说什么?”慕雪气的咬牙,踉跄的爬起,扑上前厮打林幽月!林幽月吓得小脸素白,将脸埋进苏北陌怀里,苏北陌猛地扣住了慕雪拍打的手腕。“疯女人……闹够没有!”苏北陌力度大到近乎捏碎她的骨腕,反手一把掌呼在她脸上,响彻整个后院。“啪!”慕雪被打的一愣,慢慢抬头看着眼前暴怒的男人,心头如遭受重重雷击,疼的蚀骨灼心。她的苏北陌怎么可以打她?这八年他当是宝一样呵护在手心,是他的掌上明珠。可是现在,为了这个女人,她成了他的掌中鱼肉。“你打我?你居然打我!”慕雪泪水盈盈,肩口的伤爆裂,殷红的血液被鲜艳的红袄融为一体。“来人……把小姐押金地牢……”苏北陌冷冰冰的命令,抱起林幽月就走。慕雪被两个家丁架住胳膊,直接拖进了地牢。
地牢里阴暗潮湿,到处挂满了刑俱,慕雪被扔在一角,哆嗦着身体。无意瞥见隔壁牢房里,男子双手被铁链锁拷在中间。身上脸上血迹斑斑,此刻正耷拉着脑袋,昏迷不醒!苏北陌带着几个士兵进了牢房,正经微坐与太师椅上,霸气而威严。他墨色泛寒,脸色如山雨欲来般阴沉,声音似地狱恶魔般阴冷,“慕雪……原来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么?”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明白!”慕雪哆嗦的问,嘴唇已经被冻得发紫。苏北陌伸手从随从手里接过一沓信件,狠狠掷在慕雪脸上,“你自己看!”慕雪只觉脸颊微疼,信件洒落一地,她红肿的手惊慌地捡起一封,抽出查看。随后又连捡了几封,迅速看完。她双眸瞬间猩红,信纸在指尖的颤抖下微微抖动。那是一封封情书,字里行间蕴含着浓浓地爱意和对苏北陌的恨,以及策划刺杀苏北陌的所有计划。收信人是当年姐姐情夫的弟弟,而信的落款人就是她慕雪,连带着字迹都是她的。可她明明没有写过这样的信,那个男人是谁她根本就不认识!慕雪错愕地看向苏北陌,猩红的眸子里,血丝涌现,“我没有写过这样的信,我没有……”“你没有?哼!”苏北陌漆黑的眼眸一片死寂,大手一扬,两个士兵将被拷的男子架到苏北陌面前。哗——一盆泪水泼在男人布满血痕的脸上,男子悠悠转醒,本能的挣扎,却被士兵按到在地。“苏少帅……我什么都招了!为什么还不放了我!”男子惊恐万状的看着苏北陌,完全没有昨晚刺杀他时的那股壮烈。自从男子招出是慕晴情夫弟弟的时候,苏北陌连夜出城查了个彻底。当翻出那些带有慕雪字迹的信件时,苏北陌的心瞬间炸裂,被自己视为心间宠,如亲人一般的人背叛和算计。他突然觉得心很疼!他豁然起身,枪口指着男子的脑门,锐利的目光向慕雪扫了过去。男子会意,惊恐万状地开口,“慕雪……救我!我们还得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,救我!”慕雪惊愕之余,迎视着苏北陌那质疑的眼神,“苏北陌……我只问一次,也只这这一句!你信我么?”你信我么?简单平淡的一句话,却蕴含无限悲伤和期盼!“慕雪……你怎么能弃我而不顾!慕雪……他可是杀你全家的仇人,你忘了!你说过要将他千刀万剐的,你忘了!”男子的话,像把利刃刺穿了苏北陌的心,他呼的一拳砸在男子脸侧,视线却定格在慕雪红肿的脸上,声音冰冷如雪。“证据确凿……你让我如何相信你!”他盯着她,盯紧她!随手扣动了板机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男子脑门血浆四溅,男子双眼圆睁,直直地倒了下午。“不……”慕雪撕心裂肺的惨叫,悲痛欲绝地扑了上去,这个男人死了!就再也没有人可以证明她的清白了!苏北陌不信她,她百口莫变!
可她的举动在苏北陌看来,却是失去爱人的心痛,果然是一伙的,他瞬间红了眼。拽起地上的慕雪就往草垛上仍,暴怒道:“把尸体给我拖出去喂狗!”男子的尸体被拖走,留下一地血痕,慕雪看在眼里,觉得格外刺目。苏北陌逼近她,将她禁锢在墙角,凑近她的脸,近乎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,“你之前做的那些事,我一直觉得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,刻意装出来的小打小闹!原来——你是真心想要我的命!”苏北陌抬高了尾音,突然发狠一拳砸到了慕雪脸颊旁的墙上,顿时手背鲜血淋漓!慕雪抬眸,突然痴痴恨恨地笑了!“是的……你杀我全家,这不共戴天之仇,我怎能忘记!你活着一日,我就如同在地狱烈火中煎熬一日。”她爱上了她的养父,爱上了杀她全家的仇人,她有愧与亲人,她的爱情有饽伦常,见不得光!与其长期在这样深渊地狱里煎熬,倒不如早点解脱。她的话如同冰锥一样狠狠穿透了苏北陌的心,心中存在的一丝侥幸和希冀被她彻底催毁。“说……还有同党在哪里?”苏北陌声音达到暴喝的高度。慕雪虚弱一笑,凑近苏北陌的耳畔,嘴唇一兮一合,“还有一个,就是你的枕边人……她就是我的同党!哈哈……”苏北陌惊愕,认真的看着慕雪的每一丝表情变化,他当然不信!明明是刻意拉林幽月下水,养她这么多年,原来她心机如此深沉。苏北陌彻底怒了!猩红的眸子里,鲜红的血丝像是要爆裂而出,他低吼,“给我用刑,直到她招为止!”很快,慕雪被铁链拷住,挂在房梁下,手腕处被勒出一道鲜红的血痕。士兵扬起皮鞭狠狠地往她身上抽去,随着每一下辫子的抽打,身上就多一道血红的口子。肩头的血汨汨而出,与红色棉袄融为一体,让人分不清是血还是红色。辫子的抽打声和慕雪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地牢,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脸颊,皆烙下几条长长的血口。苏北陌看在眼里,心口一抽抽的疼,他蓦地上前,紧紧扣住慕雪的下巴,“说,剩下的同党在哪里?”冷汗涔涔而下,慕雪意识涣散,缓缓抬眸看向他,苍白的唇畔裂开数道血口,倏地笑了!“林幽月就是我的同党,你为何就不信呢?”林幽月不怀好意,所以临死前,她想替苏北陌除了这个女人,可苏北陌偏偏被迷了眼,独独不信她的话。“果然跟你姐一样,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,我掏心挖肺的对你,你却要我死!”苏北陌凑近她的脸,越是细看,越是像!果然是双生姐妹!他爱慕晴,可这个女人却骗了他,出卖了他!他痛,他很……如今,慕雪也这么对他,被心中最重要的人伤害,蚀心灼骨的痛彻底催毁了他的理智。他狠狠地甩开她的脸,目眦欲裂,这时,士兵凑上前跟他耳语了几句后。苏北陌脸色一变,冷冽地命令,“先把她关在这里!别让她死了!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!”音落,转身离开!
9
附;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!
如不慎侵犯到您的权利,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,谢谢!
【看全文后续章节请扫